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reamer的博客

Dreamer And Her Chocolate Factory

 
 
 

日志

 
 

Snarry Dynamic  

2007-04-14 11:16:38|  分类: ◆2◆理智与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目:Snarry Dynamic

原著:The Elf ½

翻译:Dreamer

配对:Severus Snape / Harry Potter

类型:评论文

作者的LJ:http://elfwreck.livejournal.com

授权:

I'd be delighted, and I'm honored that you enjoyed it enough to want to share it.

It has a few problems, I think. Some of what I said in it (like Snarry being an uncommon pairing) is not accurate. But I don't think I should re-write it every time I change how I think about it, so it is okay as it's written now.

Yes, you may translate it. I'd like to see it when it's done (even though I can't read Chinese; I think some of my friends can); just send me a copy or the link, either to this email address or to elfwreck@gmail.com.

And thank you!


Snarry Dynamic

或许这是由于将我引入Potterslash的第一篇小说是Kardasi.com上Snape Fuh-Q Fest中的一个故事,其中Snape一直以来都是Voldemort 的仆人,在战后要求以Harry作为奖赏。或许这是由于我处于一个和H/S相似的境况中:作为一个年轻的处女,我会在每周的D&D游戏中,引诱比自己年长很多的玩主。或许我仅仅是对愤世嫉俗、苦涩的男人有兴趣……或者对Alan Rickman有兴趣,而这又转移到他的角色身上。无论是什么原因,HP/SS是我最喜爱的Potter配对,同时在原著和衍生中。

      对我来说,这个配对看起来是如此有魅力,魅力之大以致于当发现它曾(可能依然)被认为是一个稀少而另类的配对时,我很惊讶。它类似于经典的Kirk/Spock互动:年轻的人物,傲慢&英雄性的,被环境所迫与一个年长的男人合作,这个人将他的情绪严格控制着。当然,K/S从未有如HP/SS的明显敌意,或者更成熟的人Trek处于权威地位。这些是给作者的迷人挑战,他们必须将“敌意”转为“性的张力”,在魔法世界的规则和人们普遍的厌恶中,找到道路,达成跨代的,有时是未成年的,关系。

      掠过前者(我会在后文中回到“敌意到性”这一话题),我着迷于其中涉及的法律/道德问题。我们从原著中得知,Harry对魔法世界的法律几近遗忘;他对细节知之甚少,并高兴的忽略那些他认为太有限制性的任何法规。他拥有任何十几岁少年的所有愉快的自信——他深刻的确信自己的道德基础(知道自己是一个“好人”),相信他想要打破的任何法规和法律都是针对其他人的——用以阻止“坏人”,而不针对那些怀有高尚动机的人。
  
      禁林因其危险而被禁止进入……但是,由于他感到已经准备好去面对那些危险了,他进去冒险就是对的。宵禁令之后乱逛是违背规定的……但是,他打破这个规定只是为了“一个正确的原因”。(请注意,他从不和成年人商量,以找到是否这个原因足够正确,Harry不信任大多数的(或者说任何的?)成年人的判断。)他避免对Dursley一家使用魔法……但是,只是因为如果他没避免,他会被惩罚,可能被驱逐,而不是由于他认为,对他而言,随意使用魔法是错误的。

      Harry对规则的态度之关键在于:由于他的被忽略、接近虐待的童年,他视规则为设置以促进其创造者利益的独裁物。他知道,那些利益可能是好的,出于善意的,但也相信即使是这些规则也会被误置,因为规则的创造者不知道*他的*情况,*现在的*环境,所以,他不必遵循它们。他似乎对法律社会毫无概念,该社会里每个人都赞同遵循法律(即使它们有时惹恼他们,或不必要的限制他们),以创造对所有人的安全和正义。他理解“防止坏人干坏事的规则”,但不理解用以创造井然有序的社会——其中人们可以舒适的生活,即使那意味着有些人被不公平的惩罚——的规则。

      另一方面,Snape不缺乏这方面的意识。他对规则和法律价值有敏锐的理解,可能因为他在另一方呆了很长的时间。他憎恨Harry打破规则,憎恨Dumbledore & McGonnegal为他这么做而赞美他。他觉得,他们在教Harry“结果决定方式”——对年轻人来说,危险的一课。年轻人不具有理解他们行为长远效果、他们努力的真正“结果”的远见。

      他对这一点太清楚了。Snape像一个对自己的历史悔恨的人。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他停止做一名食死徒,可我们知道Dumbledore信任他——Weasley家长、 Lupin、 Tonks、 Moody和其他凤凰社的成员也一样。他们似乎不很*喜欢*他(让我们面对它吧,他不是一个可爱的人),但他们不质疑他的忠诚,只质疑他对孩子们的敌意。

      Snape坚决要求遵循规则的一个可能的理由是,我自己对“正确”或“道德”的理解缺失。如同Harry,书中展示了他在一个虐待的家庭中长大,但显然的,与Harry先天的正直感不同。我们相信,他建立了一种自私、“无论如何只要我能侥幸成功”的人生态度。或者,他们可能拥有完全*相同的*核心道德……但Harry的目标简单、相当无害——他想要被喜爱,成为一个比伤害他的人更好的人——而Snape的目的更黑暗。(或者,他们是更黑暗的,他似乎想要为过去赎罪。)我们没有看到直接的显示Snape动机的任何事,是力量、荣耀、抑或复仇。但我们知道,Voldemort总是一个无情、操纵性的恶棍,为了他的目标,他不择手段,而没有一个被善意和高尚驱动的人会将自己绑定于如此一人。

      我们可推断出,Harry和Snape都对法律不屑一顾。他们都相信法律只为某一目的存在。他们不愿因打破规则而被逮到、被惩罚……不是因为他们厌恶成为叛徒或罪犯,而只是因为它会带来的后果。Snape没有显示出正直感或“正义感”,他有规律的宠爱他的斯莱特林学生们;Harry没有显示出对那些发展规则的人的智慧的尊敬,他本该遵循它们。

      Snape曾干过恐怖的事(或者,至少见过它们&没有阻止它们),而我们知道他现在致力于停止那些恐怖。我们可以假设,在他的苦涩中,有很多愧疚,而这是他对学生们如此苛刻的原因,去提醒他们——和他自己——他不是一个好人,不值得尊重、友谊或爱。

      考虑到这些,他和Harry的联系很复杂。他轻视James Potter,但那不意味着,他想要他死——而Harry是Snape错误选择和那些将他带到那里的不愉快情况的持续提醒者。他的童年对手,被自己的旧主人杀害的人的儿子……Snape愿意相信Harry仅仅像他的父亲,这样他就能相信Harry的一些或者所有的遭遇都是罪有应得的了。

      他宁愿恨Harrry。或许,他甚至都成功了。但是,他无法拒绝质疑事实:Harry是高尚的;他安慰自己(并警告他人),Harry是知之甚少的,倾向于直接跳到结论,会不想结果就行动。Harry不顾及别人的冲动常常有好的、有用的结果,这让他挫败——凤凰社是第一本书,其中Harry的“我得现在就解决它”的方法导致了对一个他关心的人的不可撤销的损害。Snape一定对此雀跃,正如他担忧这会对Harry产生的负面效应——即使他一点都不同情。毕竟,Snape知道,在作出抉择时不向前看,事后将如何追悔莫及。

      所有这些情感,所有这些盘根错节,加之Snape尖刻的天性,导致了充满机遇的明显敌意。甚至连该配对的通俗称谓——Snarry——也内涵丰富。A snare is a trap,而任何优秀的Harry Potter/Severus Snape故事,都包含着一种感觉——受限、处于环境和情绪的纠结之中。我曾听有些人提倡用标签Snotter指代Snape/Potter,但我不赞同。它带走了一种令人讨厌、非常草率,但又常常很恰当的含义,却将两人相提并论。Snarry帮助人们记得,两个人物之间存在的*不*平等。在原著中,他们并不对等,而这延续到了许多衍生中。

      Snape常常处于权威地位,或者如在书中那样,是Harry的老师, 或者是反抗Voldemort的战斗中上级的战士,或者当战后Harry回霍格华兹教书时,更有经验的老师,或者在黑暗向的衍生中,将Harry作为囚徒的食死徒。在少数情况下,Harry成为占主导的角色——成功的英雄,将毁坏的前黑暗奴才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或者迷人、善社交的追求者,对没有安全感而性格内向的某人发动进攻。很少有故事中两人是真真正正平起平坐的(想起了"Nick In Time"这个故事),但即使在那些故事里,受限的气氛也弥漫全文,而经常存在的敌意导向了支配行为。

      我们知道,愤怒与渴求一步之遥——一种强烈的情感可以跳到另一种复杂的情感上。Snape的一部分工作就是保护Harry,而Harry不停的令自己几乎被自身无法驾驭的力量杀死。这在(在身体上或者情感上)关心他的人上创造了持续的冲突,他们处于“我很高兴他安全了”和“你这傻子,别再这么做了!”的两难之境中。虽然Snape可能不*喜欢*Harry,他有责任照看他的福祉,知道他很重要……所以,他完全受到两种情绪的挤压。容易想到,“我很高兴他安全了”导致了拥抱,激发了亲吻(之后,两个角色都很震惊);同样容易想到,“你这傻子,别再这么做了!”导致了充满性欲的惩罚。

      大多数Snarry中,Snape是“起主导地位的”人。他指挥两人的关系,确立两人互动的规则,设定他们能做&不能做什么的界限。这似乎很可能依照了原著——Snape年长,更有阅历,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操纵他人上,都有丰富的经验。Harry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可以容易假定,渴望会征服他任何的判断力,他会赞同别人创造的无论什么指导。但是,当事情以另一种方式发展时,也是有趣的。有时候,Snape是如此沉溺于愧疚中或者非常压抑,以至于Harry负责起一切,引导他走出黑暗或者与他同坠地狱。(这些小说通常都设定在遥远的将来,在Voldemort战败&Harry成人之后。)Snape是个成年人,他的个性&习惯被假设是相当稳定的,与之相对的,Harry年轻……他和他人(特别是处于权威地位的人)交往的方式会在接下来的几年发生剧烈的变化。同时,他被迫成为一名英雄,而英雄被假定是自信&掌控的。

      说到“设定在遥远未来的故事”,一个普遍的前提是:“战争结束,好人获胜,Harry回到霍格华兹教授黑魔法防御术。”他&Snape之间张力的起源,或者紧随书后,带着无处不在的不信任和轻蔑,同时也伴随着一种不情愿的容忍——因为另一个人被自己信任的朋友尊重;或者以他们在与Voldemort &他的奴才作战时,了解&信任了彼此作为假设的背景之一;有时候,甚至假设他们从那时起就有了一种既定的关系。

      我欣赏许多类似的小说(和很多其他的Snarry迷一样,我对等待"The Mirror of Maybe"的下一步不大耐烦),但我也觉得,他们遗失了张力的一种最好的可能性——违法的、自愿性不明的学生/老师的联系。

      没有一个角色关心“规则”……然而,也没人想要被从霍格华兹驱逐。原著中非常缺少魔法概念的道德律的细节;我们被迫假设,这种规则类似于英国麻瓜的信仰,任何学生/老师的配对都可能被开除,而老师还会可能入狱。这意味着任何“关系”都必须是秘密的(除非作家对法律自由裁量,Harry的求爱和初夜都能被视为AU)。

      许多出色的小说都让他俩深刻意识到他们行为的不合法性。一些("If you Are Prepared")中,他们得到Dumbledore的默许,另一些("Bittersweet Potion")中,他们都明白,如果任何人发现了他们,都会使Snape被投入阿兹卡班。无数短篇,无情节的色情文学假设他们的事被发觉,他们都被逮到,被惩罚……留堂时的秘密关系,两人都努力在魔药课&进餐时“表现正常”。在一些小说中,对读者而言,这是明显的:Snape在误导Harry——虽然只有Snape会被处罚,他却操纵Harry,使他相信别的。这些故事常常是恋童的,抑或差不多这样。

      一些人相信,绝大多数Snarry是恋童的,毕竟,如果Harry低于18岁(在英国,16岁?),在学术上,这被称为“儿童色情文学”。在我的思想中,恋童涉及*前青春期的*性行为。一个常规的15岁儿童发生性关系不是恋童,即使这来自于老师。然而,那的确会导致心理虐待问题——那就是临床医生被禁止与自己的病人发生关系的理由。 这被叫做移情:“委托人”(学生、病人、教区居民,或者别的什么)对代理人很感激,并开始对帮助他们的人产生友谊的或者浪漫的情感。许多小说中包含了这一概念,至少是无意识的……Harry意识到,Snape“一直拥护着他”,并当他变得认识到自己的性征时,他自然而然的会指望Snape保护他不受伤害,帮助他找到他能借以生活的一系列界限。

      但是,Harry处于一个独一无二的境地:没有多少人,可能没有人,真正将他视为同等的人;他的“同辈”将他视为一个名人,而他生活中的大多数成年人,不是力图救他的命,就是想要杀他。Snape的轻蔑令人不愉快,但却是*诚实的*。对于一个被笼罩在权力游戏、借口和半事实的蛛网中的十几岁男孩而言,那会非常具有吸引力。

      无论如何,有些HP/SS恋童。它甚至会冒犯那些喜爱它的读者。当操纵遭遇无辜,有些事引人注目。(当Harry一点都不无辜,或者并非只有Snape具有操纵性时,那常着眼于chanslash方面。)我们着迷于——也惊骇于——意识到这个充满甜蜜与恐惧的男孩,无法击败经历与欲望……他常常不愿这么去做。他想要被接受、被爱。而如果这些没有在他的被选择项中,比起完全的忽视,他更乐意接受任何喜爱。

      大多数优秀的Snarry都会挖掘这种张力——Harry对指引的需要与Snape对尊重的需要之间的碰撞,同时,他们都渴望快乐。在“幸福的”故事中,Harry的勇气和生活乐趣战胜了Snape的苦涩和猜疑;在“不幸福的”故事中,Harry的冲动和绝望屈服于Snape的经历和操纵。在很多故事中,他们同时发生。为完结的Snarry特别的痛苦,因为读者不关心“接下来发生什么”,而是关心“最终,哪一方内在的冲突会胜出”。在最优异的故事中,这是暧昧不清的,没有获胜的一方,这种冲突只在其中一个角色死去时,才会结束(被解决)。

 

-The End-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