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reamer的博客

Dreamer And Her Chocolate Factory

 
 
 

日志

 
 

闪亮的告白(Starlight Confessional)  

2007-04-27 09:03:29|  分类: ◆2◆理智与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著: Diannan

译者: Dreamer

类型: 翻译

配对: SS/HP

等级: G

 

授权:

Hello, Dreamer!

I would love for you to translate my fics! I've re-edited and fixed both fics, and you can find them here:

http://www.walkingtheplank.org/archive/index.php

Send me a link when you're through and I'll post it at my website, so others can see it as well :) This is my old email -- my new email is: ladyflowdi@sbcglobal.net

Thank you so much!

-Diana

 

Draco Malfoy comes upon a scene he shouldn’t have, and this is the outcome.通篇对白!!

*送给hiyune的小文*

 


Starlight Confessional(闪亮的告白)

 

“校长。”

“晚上好,Severus。请坐。要茶吗?”

“不。”

“柠檬糖?”

“不。”

“饼干?”

“不。Albus,我知道为什么我来这。”

“是吗?”

“是的。Draco Malfoy到你这里来过,对吗?”

“他的确来过,今天早些时候。他有些发狂,但我成功的了解到是什么让他发作的。之后,他被送到Madame Pomfrey那里过夜了。”

“哦,梅林。Albus,我虔诚的提出辞呈。我会在今晚起草文书,并——”

“你不会这么做。”

“可是,Albus,我——”

“你和一个学生睡过了。是的,我知道。”

“我……破坏了老师和学生间的任何信任。我做了自己这种职业的人能想象的最糟糕的事。Albus,我必须辞职。”

“不。来吧,Severus,看着我。”

“我不能。”

“不,我的孩子,你能。喝点茶。不必羞愧,你知道。拿着这个,一种特殊的混合茶饮。”

“我睡了一个学生,而你却在给我茶。”

“你看起来很惊讶。”

“我当然很惊讶。你……你应该把我投到阿兹卡班,解雇我,不是给我这该死的茶。”

“坐下,我的孩子。再吃个烤饼吧,它们是水果酱的。非常可口。”

“Albus!”

“Severus,让我问你……你是否真正相信我没有意识到……让我们叫做亲密吧,在你和——” 

“如果你发现了,为什么你不阻止我?你知道我的性倾向,Albus!你本来能够拯救我从……从……”

“比死更糟糕的命运?嘲笑?丑闻?”

“假如这是你告诉我不该立即打包离开的方式,你正在悲惨的失败,校长。”

“或许是。”

“别嘲笑我!”

“我做梦都不会这么做的,亲爱的孩子。现在就像我所说的,我完全知道,即使在额外的辅导课开始之前,你和正被谈论的年轻人的暗流涌动——只有瞎子才会熟视无睹。”

“没有亲密。”

“当然有。任何人都听说了你和他在魔药课上发动的战争,极少数有幸目睹。我必须得说,在那些情况下,我愿意为变成一只墙上的苍蝇倾其所有。”

“你是个阿尼马格斯,Albus。”

“是的,但是一只嗡嗡作响的蜜蜂。这相当不便——我就会用报纸掸它们。无论如何,这些课是为了让你训练他,或许,并超越你对他的敌意。”

“你是否试图告诉我,你故意开始防御课的?”

“当然是的。防御咒语和罗曼史,还有什么更好的组合?”

“Albus!”

“呃,是的,果酱。的确相当可口。Dobby在这上面竭尽全力。Malfoy家的配方。”

“我无法相信自己听到这个。Malfoy,一个学生看到了我们。Draco Malfoy看到了我们。在那时候,Harry Potter在我床上,想他降生时那样全裸。而你却在谈论该死的烤饼!”

“我希望你为他生了火,地下室里非常通风。”

“Albus!*”

“平静一下,Severus。你记得在Binns教授的课上学过的底比斯结合,对吗?”

“该死的,什么——”

“Severus,呼吸。”

“别告诉我去呼吸,该死的,我在呼吸。”

“底比斯结合。”

“是,我记得。一个男性情人的军营。”

“的确如此。按传说所言,神圣的底比斯结合是一个完全由配对的情人和亲密的朋友组成的战士军营,数以千计——三千多,历史上说。如你所知,他们在亚历山大大帝手下证明所向无敌。”

“是,但——”

“我的孩子?”

“你这爱操纵人的屁股。”

“呃,当然不是。”

“不要嘲笑我!”

“从来不会。毫无疑问,你不会怪罪于一个上了年纪的红娘,对吧?”

“我会怪罪于一个上了年纪的红娘。你欺骗了我们!”

“几乎没有。我仅仅是将你们放在一起,让你们解决你们之间的分歧。”

“你知道一切会怎么发展,但是你依然让它继续。”

“Harry是个聪明的年轻人——吸鼻很粗鲁,Severus——他知道会发生什么。”

“由你给他在正确方向上的一个推动。”

“自然。你确信你不需要一块烤饼?”

“不,我不需要该死的烤饼。我想要知道,你会如何宽恕这种行为,即使涉及的是我和那个忘恩负义的小子。”

“他不是忘恩负义的的人,Severus。为你感到惭愧。”

“愚人?笨蛋?乳臭未干小子?格兰芬多?”

“你这么说,好像它是一种侮辱——不必冷笑,Severus。我宽恕它,因为我深刻的意识到,爱无界。你知道吗,Minerva比我小七十年?”

“是的,但是它和……,有关吗?”

“你觉得我们是怎么遇见的呢?”

“……噢,上帝保佑我们。Albus,你没有。”

“事实如此。在我们能找到的任何角落。教室。隐蔽处。甚至在Hagrid的小屋里,如果我没搞错的话,当然还不是Hagrid,是亲爱的Prumpingut的,他真是个可爱的人。”

“Albus!”

“哦,什么事?你是否真的相信,你是这个学校漫长的历史长河里和学生发生关系的第一个老师?”

“这是Harry Potter。”

“他是个非常迷人的年轻人。”

“Albus!”

“平静一下,Severus,在你戳破我的沙发之前。你看,你的茶溅满了新长袍。Harry的所作所为?嗯,是的,它们非常时髦。清洁一新。”

“如果你不把我震惊到不省人事的话,我不会溅出茶的!”

“但是,这很有趣。来吧,随你所便,加点糖和牛奶。现在,年轻的Harry十七岁了——他已经成人,他想如何处理自己的生活是他自己的事。他已证明了自己超出年龄的智慧,个性坚强,你不这么认为吗?”

“我会把这叫做顽固和被宠坏的。”

“强大。”

“是的,他很强大。强大的意志和顽固。”

“假如他不需要你的陪伴,他会拒绝,在数月前你们的关系开始的时候。”

“梅林。Albus,我——”

“不用道歉,孩子。我理解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可能是出于和我没告诉Dippet校长一样的原因。那会有……对于被禁止的浪漫的兴奋感,是吗?”

“我……”

“哦,我让你脸红了。”

“别嘲笑我!”

“我只是在咳嗽,亲爱的孩子。不必这么怒目而视。我能问你一个直率的问题吗?”

“无论如何你都会的,我能有什么选择呢?”

“别发火,Severus。这和你一点都不配。”

“好。你可以问个直率的问题。”

“你爱他吗?”

“爱?Potter?!”

“现在,你又溅出了自己的茶。清洁一新。说实话,Severus,它们只会起几次作用。”

“你……爱……我……它……”

“唔?”

“别嘲笑我!”

“我情不自禁。你看起来对这个建议如此震惊。毫无疑问,你意识到自己爱着他?”

“爱……Potter。十七岁,年……年轻的足够……成为……我的儿子,他……”

“而Minerva年轻的足够当我的孙女了,但这不能阻挡我们。让我问你另一个问题,Severus。”

“不。”

“Severus。”

“该死的,如果你再次溅出了我的茶,我将告诉Potter,为什么他为我挑选的衣服会这么污迹斑斑,无可救药。”

“他会发怒的。”

“的确。”

“古怪的男孩。至于我的问题……你相信这对他,对你好吗?”

“Albus——!”

“别弄溅了。只要回答我的问题。”

“我相信……这对彼此都好,是的。这……激情……并没有在四个月里冷却,但我相信一旦发生,我们的工作关系会是互利的。”

“你爱他。”

“Albus……”

“你爱。我能从你的眼里看到。你爱他。”

“你想要什么,一个闪光的表白?”

“当然。”

“那么对于这,是的。我爱慕他的每一丝纤维,下至他令人发怒的脚趾——该死的,Albus,别像这么笑。这不是真爱。”

“不是吗?”

“不。他……年轻,容易动情,当一个新的小妞进入他的视野,他会……”

“他会离开?你刚刚还告诉我他有坚强的个性。”

“别用我的话倒打我。”

“Severus,我亲爱的孩子,何时你才能最终让自己幸福呢?”

“我有一张核对表。”

“Severus。”

“哦,好的。我尊敬他——如果你告诉他这些,我对自己所做的就将不再负责。他从未在你和Voldemort扔给他的事上让人失望,他永远挺立,即使面对悲剧。”

“你爱他。”

“是的,Albus。我爱他。”

“那么,好吧。我不能对你们的关系皱眉——否则我就太伪善了,对吗?”

“你……在给我祝福,和Harry Potter发生性关系,校长?”

“我没这么做。然而,我是个老人了,有点听力问题。更不用提我日益下降的视力。是的,非常差了,真的。我确信我不会发现任何被禁止的罗曼史,只要他们保护好秘密。”

“直到?”

“直到战争结束,或者Harry毕业。先到来的那个。”

“之后呢?”

“之后我期待孙儿辈。现在,那么,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了。我们该去吃饭了吗?”

“的确。Albus?”

“唔?”

“我可以问一个直率的问题吗?你又在笑了。总有一天,我会生气的。”

“真对不起。”

“你和Minerva的关系是什么时候终结的?”

“结束,我的孩子。谁说他终结了?”

“Albus!”

“哦,是的。她还是个如此易怒的人。”

“她七十五岁了。”

“多伟大的女人。现在,好好的,扶一个老人去吃他的饭。”

The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