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reamer的博客

Dreamer And Her Chocolate Factory

 
 
 

日志

 
 

白巧克力 第二章 法国人  

2007-04-03 15:47:23|  分类: ◆1◆巧克力工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法国人


在被汗水浸湿的噩梦和只在服用了储备的药剂后才消退的腹痛折磨的夜晚之后,Severus努力从粘糊糊的床上脱身,开始新的一日。夏季,他常常睡得很晚,如40岁的老骨头准许他的一样。但是,今天,所有日子的中的今天,他有很多事要做,不能浪费在床上。

他用一杯咖啡、两杯茶、半块蜜蜂公爵的巧克力唤醒自己。洗澡之前,在洗手间好好待了一阵,然后准备动身。与夏季穿的随意服装不同,Severus选择长的黑袍,高领、尽可能多的把自己裹起来,由稀薄的棉料制成,令他在七月保持凉爽。

他给背心系好钮扣,披上轻薄的长袍,提起带有一些生活必需品的背包,搭在肩头。这些日子,他并不在意体面,但是,他去法国。他的家族起源于这个国家,而他不能穿的像个全然的垃圾那样去这个国家。

这和吓破有希望的新防御术老师的胆无关。

不。当然无关。

对自己傻笑着,他轻拍了前臂上的黑魔标志两下,迈入壁炉,用同一手扔了一把飞路粉。火焰,通常明亮而碧绿,如熊熊燃烧在黑夜。“阿维尼翁!”

Severus紧紧抱住胳膊,遁入漩涡。由于路程很长,他一直抱紧手臂,避上眼睛,对自己一次由一次的发誓,用飞路粉网络在欧洲闲逛,他是太该死的老了

在过了如一辈子之后,飞路粉停止。因为和普通的网络不同,这个系统在某个特殊的抵达处停止,让旅行者帝王般的爬出来。这是在Voldemort军的幽灵通道里旅行唯一值得的地方。普通的飞路粉系统中,经历无数次旋转后,你还要抓着壁炉,把自己拖出来,这可不是很愉快的事。它常导致酸痛的屁股、瘀青的肘部,和嘴里酸津津的味道。

整理好周身的长袍,Severus迈步走出壁炉,它在一栋Malfoy家拥有了几个世纪的建筑物内,在父亲自杀后,现在受Draco控制。它古老、破旧、但能作为一个安全的抵达处。从那里,Severus幻影移形到目的地Ligne街。“巫师钟表匠,Ligne街,在Horloge旅馆附近。”

阿维尼翁是一个美丽的城市。它坐落塞纳-马恩省河上,曾经是一个繁华的商业之都,在Severus生活的时代,变成了熙熙攘攘的旅游胜地。街道上满是家庭、人群和儿童,在夏日下欢笑。温和的华士70度,适宜皮肤。它令人愉快——奇怪,法国是个温暖的国家——但无论如何,令人愉快。

至少,现在,我该死的可以呼吸了。

他看到Horloge旅馆,或者说钟表旅馆,在远处。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妹妹和母亲在那里度过了一个精彩的假期,那时,他父亲把他们送到别处,令自己可以做,以梅林的名义,任何他正和Voldemort的事。

他的母亲很美。太阳为她乌黑的头丝涂上银色,她的眼睛舞动,闪耀的蓝色,当她带着他和妹妹去Arles看古罗马竞技场时。阿维尼翁之旅亲密的守护着他的记忆,是他希望再次见到它的理由。抑或,是当Dumbledore布置这个小任务时,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抱怨的理由。

忽视翻滚的教师长袍引来的目光,Severus时不时地扫视着四周和街道。空气……奇特,好像在微微震动,和着来自朋友和孩子、父母和家庭的交谈,与他在苏格兰感觉到的相似。但在这里有一种不同的味道……似乎更加奇特。舌尖的轻弹,没有给他敏感于魔药的直觉带来任何新的暗示,但它感觉奇特。脖子背部和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脖子上寒毛竖立。他情不自禁的战栗。

不。他的鼻子嗅不到任何东西,但他的眼睛能看到什么。他的三位魔药同仁,不到两个月前他曾在国民会议上见过他们,匆匆忙忙的跑过街道,用闪烁、恐惧的眼睛向身后投掷机警的目光。Earnest Pumpernickel, Algie Longbottom 和Severus的学生, Prometheus Canterbut。

Severus沿着塞纳-马恩省河倾斜的河岸追踪他们,河很宽,想要不被发现,他几乎看不到对岸。一条可爱的小径把路引向多石的海岸和咸味浓烈的小港中一字排开的农家小店;三人在低矮的餐桌和孩子群中穿梭而行,孩子们正激动不安的在水中嬉戏。

Severus绕过餐桌和妇女,她们行走着,对前方草草的点头示意。他在类似的商店旁长大,一有机会,他就会到处打探,用他积攒的少量金加隆交换一些陶器。现在,三人加快了脚步,几乎跑在坑坑洼洼的农家小路上。Severus一刻不停的跟着。他擅长和他们保持距离,不引起注意,他利用这些迅速而安静的穿行。

Longbottom长时间停下来回头看,Severus避闪不及——男人看到了他,大叫,推攘着穿过桌子和肮脏的马路上玩耍的孩子。年轻的两个惊慌的叫了两声,跟随而去。Severus甩下所有的伪装,跟在他们后面跑起来。

Longbottom首先到达商店窗户,在上面轻击三下,跑过将Ligne街隐蔽于麻瓜的幻象。他的两个同伴紧跟其后,Severus尽可能快地跟着他们。

女店主嫌恶的看着他,Severus对她点头致歉,尽可能快地向入口跑去。他在魔杖的轻击之后踏入,仅仅在三人进去的几秒之后。

当他在另一头伸直身子时,被追的人消失了。

街道很宽,比他记得的要宽的多,已经满是人群,四处闲逛进行早晨购物的女巫,在商店门口衔着烟管争论的绅士般的学者。Ligne街在造型上明显追随对角巷,因为两者的设计相似。但是,Ligne更宽,街道两边有上百家各种各样的商场和店铺。小小的室外咖啡店,做着最好的法国烧烤。原料店、坩埚匠在临街的橱窗里展示器皿。而就在猫头鹰棚多阴的房子背后,他看到了邮局。

看不到那些人——一旦发现自己安全了,他们就幻影移形。回响的劈啪声在空气里颤动。

Severus必须告诉Dumbledore,越快越好。

他支付不起太好的旅店。他从英国带来了自己余下的积蓄,用一小部分在叫做“睡鸽子”的小地方开了一个房间。无论从什么角度考虑,它都不算贵,但非常、非常干净。而如果有什么东西是Severus最看重的,那是清洁。他把带来的背包放在床上,立即给房间和飞路粉系统设上防卫。

他抓起一把免费赠送的飞路粉,想着飞路粉系统受到法国魔法部的监视,把它扔进壁炉。“苏格兰,霍格华兹学校,校长办公室。”

Albus的脑袋从壁炉中蹦出来。“Severus!很高兴你一切顺利。”

出了什么问题?

Albus不是一个愚蠢的人,Severus对此非常感激。疯癫,是的。衰老?无疑。可是,他和Severus一样知道飞路粉系统被监视,立即转入使用代号。Severus跟随他。

“谢谢你,校长。事实上,我们必须邀请老朋友来法国逛逛。” Severus平静地说,“Ligne街令人印象深刻。”

需要凤凰社的成员。这里有事发生。

Albus闪烁的蓝眼睛微微变冷。“是啊。我会寄猫头鹰信给他们,看看他们是否喜欢加入你。” Dumbledore说,“有很多变化吗?你看起来挺轻松的,我的男孩。”

为什么那里需要我们?是什么令你担心?

“是的。事实上我遇到了几个同仁。”

Albus歪了一下脑袋。“无疑你想和他们喝喝茶?”

食死徒?

“我很想,因为其中一个今年早些时候出版了一本书,但是我恐怕他们有个紧急会议,不能久留。”

不,不是那种同仁。魔药大师。

Albus的眼睛再次变冷。他点头,面带微笑。Severus很早放弃了理解它的努力。“太糟糕了,或许下次?”

他们已经离开?

“或许。”

他们跑了,我无法跟上。

“好吧,我的男孩,去吧!” Dumbledore的眼睛变得清澈,他眉开眼笑。“享受假期,你赚了三倍的钱。在我告诉你费用账户——” Severus对这些话嘶嘶,但Dumbledore只是再次微笑。“——是给每一人的之前,你就跑了。很多年来,你都没离开学校休过假。我很抱歉的说,Minerva已经两年使用了给你的假期费用。享受自己,给我一个阻止她今年夏天去大峡谷的借口。”

Severus的嘴唇情不自禁的骤然一抽。“日安,校长。”

“你也一样!”

消息已经送出。Albus了解了情况,并着手处理。

Severus肩膀的肌肉松弛下来,他用没拿飞路粉的手揉揉眼睛。沉重的斗篷轻易从肩上滑落,在他离开房间之前,他停下解开衬衫领口的纽扣。

鉴于他视本次委派为Dumbledore无穷尽的任务列队中一个强制性的特权,当迈入鹅卵石铺就的街道时,他决定,首先要调查一下这位Nicholas Chekit。了解一个人的方式是,在与他交谈之前,融入这个人的生活——毕竟,这是好的间谍和伟大的间谍的区别。

无论如何,当Severus在想去的地方四处打探时,就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第一件事是拜访巨石嶙峋的海岸。当他年幼的时候,母亲拥有一家陶器小店——作为一个小男孩,他能记得自己看着她的创造物,从碗和杯子,到烹调用的罐子和捣碎器,并希望自己能亲手制造如此美丽的事物。她熟谙此道,即使他长大后意识到,她讨厌这些,而她这么做的唯一目的是不必卖掉给他的妹妹们的珠宝。

她死后仅几天,他的父亲就为酒精和Voldemort典当了所有她的戒指、手镯、项链和手钻。那是一切的终结。

记忆并没有像所想的那样破坏他的一天——在其中一家店里,他看到Delacour和Bill Weasley,但他们没有发现他。工作做得很好。

看到他们令他反胃,他搞不清为什么。

他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细读商店的标价,密切关注那三个人,以及Weasley和Delacour,同时随便的向开店的小姐询问本地区的钟表店。他没得到多少满足,因为能提供的信息太少。但是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做纯粹娱乐的事情了。数小时之后,当他离开商店,再次进入Ligne街时,他拥有了一套新的手工制、斯莱特林绿色的黄铜度量衡,一个自动旋转的长勺,一顶给Minerva的俏皮的红绿相间的帽子。

Ligne街,如他所知,熙熙攘攘。

太阳下山后,夜生活开始。一群群穿着时髦的法式长袍、头发朝天的青少年手拉手走过商业广场。广场在他出来时突然出现。露天的市场里有很多器皿、新鲜水果、手工艺品可供选购。女巫和巫师们带着吃冰淇淋的孩子。旅行音乐家为博取一两个银西可而歌唱。烟火点燃天空。笑声回荡在长长的街道中,夜晚关闭的商店寂静无声。Severus情不自禁的用所剩的零钱购买了一袋巧克力包裹的蚂蚁。

他上床,没有了解到任何Nicholas Chekit的情况,巧克力蚂蚁在胃里搅动,脑中想着今天见到的三个男人。Longbottom闪烁、搜寻的目光,与他的侄子如此相似,伴着他进入梦乡。

- = - = -

第二天早晨,在严肃的自我辩论、几杯咖啡、一把巧克力蚂蚁之后,Severus带着比昨天多一些的悠闲离开客栈。那意味着,领口的三个扣子没系起来,头发扎在脑后,看上去也不像昨天那么杀气腾腾。毕竟,Albus总是知道什么对Severus最好,这个小小的假期正是Severus所需要的,除了昨天的兴奋。

即使这是一个使命,至少是景色优美的一个,Severus想,匆匆看了一眼塞纳-马恩省河,它在地平在线波光粼粼。然后又转向街道。

他对Ligne街上有多少家钟表店没有现实的概念,所以他一路走,直到找到一家,坐落在药店和咖啡店之间,名为“家庭钟表店”。Severus挺起腰板,希望自己看起来如自己所知那样的盛气凌人,然后在清脆的铃声中打开大门。

店内空无顾客。一个苍老的巫师,有长的无可置信的胡子和几乎拖地的头发,在收银台后吸鼻。

Severus用斗篷更紧地裹住肩膀,向所有的神明祈祷这不是Nicholas Chekit。(虽然Dumbledore拥有令人作呕的幽默感,Severus想象着自己把一个200多岁的老巫师通过非法的飞路粉系统带回去。)Severus靠近桌子。“日安。”

没有回答,除了吸鼻。

“你好?”

没有事发生。

该死……Severus靠过去,戳戳他。“打搅。”

那起效了。老人惊醒,眼睛颤抖着睁开,一只粗燥的手抓住胸口。“Oy! Pourquoi avez-vous fait cela?”

那是什么意思?Severus皱眉。“哦……你……我不会说法语。”他清楚地说。

老人盯着他。

真他妈该死。

Severus指着自己的胸口。“我……英国人。英格兰。大不列颠岛。君佑吾王。”

老人的眼睛因兴奋而闪耀着。“Vous ‘etes des Anglais!"”

Anglais。英语。是的。他点头,现在,看起来老绅士明白他了,因为他非常热情地点头,白胡子拍打着胸口。“我……在找”他眨眼睛,向外面示意。“某人。Nicholas Chekit。”

名字似乎触动了巫师。他发出一种半激动、半叹息的声音,离开靠着的小凳,慢吞吞的向Severus走来。他比Severus想象更高、也更驼背。"Naturellement je connais Nicholas Chekit, que le connaissent Nicholas Chekit? Bien, avancez!"

Severus听懂了一些……一堆话中似乎有“谁人不知Nicholas Chekit”。老人抓住他的袖子,以一种最雅观的方式,拉着他走出商店。

老巫师在自己的商店里留下告示,拉着Severus走下街道。整个过程中,他都被老人半拉、半拖、半靠着。他以一种急速的法语说着话,就好像Severus能听懂一个词似的,把Severus带到Ligne钟表店。

这是一家低调的店,明亮但小型。老人毫不犹豫地将Severus拉进去。当他被拉过前面的顾客时,Severus道歉,并快速的环视四周。明显的,这些顾客来此修或取钟表。

店里满是魔法的钟。有些是普通的类型,带着汤勺,但是,其它的令人难以置信——追踪月亮的运动、一周中的日子,甚至魔药原料,提醒什么时候在普通的家庭魔药原料中添加什么。

天才。他从未看到过这么漂亮的钟,即使身无分文,他也想要让自己沉浸其中。但是,老家伙像个忠实的傻子一样,拉着他,就像他想逃走似的。他把Severus拖到桌子正前面。

“Nicholas Chekit!”他叫道,喜气洋洋,就像这是他这段时间来经历的最伟大的冒险。

Severus把自己拉起来,企图令自己看上去印象深刻,虽然有老巫师拉着手臂的事实。然后,看到Harry Potter的脸。

金色长发的Harry Potter,带着蓝色的眼睛,和如同耳坠的东西,以及震惊的表情。一个无比英俊的24岁大的Harry Potter,脸色惨白,双目圆睁,Severus几乎能在蓝色的魔法下看到绿色的漩涡。他可爱、高耸的颧骨边点缀着胡茬,他长长的直发挂在脸的四周犹如完美的金发光环。他的伤疤不见了,用隐藏他其它特征的相同魔法隐藏了起来,以致Severus没有找到。这令他的前额光滑。

他的一生,站在这里,在震惊的沉默中凝视他。

Severus挣脱出矮小巫师,转过身。逃离。

- = - = -

Severus承认,他花了很久才平静下了。在从霍格华兹的教授费用账户划款后,他在古灵阁拥有了很多金加隆。他宁愿饿死也不会动用这笔钱,但是在他决定做什么之前,他有时会在法国的这家客栈有开销。至少,使用费用账户不像使用遗产那样伤害他的自尊。他对店主咆哮,几乎扼杀那个有胆量在他面前走的慢慢吞吞,又不让道的女人。终于没犯罪的回到旅馆的房间。

在剥掉衣服、用咒语弄干净,洗了个热水澡之后,Severus平静下来,阻止自己用一些污秽、有损尊严的名字称呼校长,但无法用飞路粉和他联系。如果这么做,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伸过那该死的东西,把老人扼死。他让自己坐在温暖、干净的床上,从侧面的抽屉里取出一张羊皮纸,开始写信。

Albus,

我现在不能言语,也想不出的任何解释表达我所受到的深刻侮辱。你怎么敢!你知道Potter在这里,又将我派来,毫不考虑我的感受,没有给我任何方式的准备,即使你知道,这么做会伤得我多重——


Severus停笔。不。没必要告诉Albus所有这些。他用魔杖的顶端擦去“即使”后面的所有内容,在“准备”加上句号,继续写。

准备。请考虑我的辞呈——我明天上午回来后,会给学校的管理者写一封正式的信。

Severus Snape


肮脏、爱管闲事的老怪物。该死的混蛋。Severus怒目而视,站起身。在窗口,如旅馆的每一个窗口,一只信鸽等候着,把喙埋在翅膀下睡觉。“过来,小鸟。”

鸽子抬起头,疑问的看着他。

哦,该死的同性恋——鸽子不懂英语。当然她不会懂英语——这是法国。

Severus抱怨

“哦……”老天,什么词表示“信”?他绞尽脑汁,努力思考,之前——“哦!Poteau de courrier?”他对鸟儿说。她马上有了反应,走到栖木一侧,伸出脚。难以置信。“苏格兰,Albus Dumbledore,霍格华兹魔法学校。行吗?”

她叽叽喳喳欢快的歌唱一定是表示她懂了,因为她展开翅膀,起飞。

而Severus在完成了任务之后,看着身后的床,让自己做了还没有做的事——堕入深不可测的绝望深渊。

Harry Potter。在法国。隐姓埋名,以钟表匠的身份工作。金发,蓝眸,没有伤疤。哦,但他绝不会搞错那张脸,那张嘴。毕竟,Severus数年来都梦想着它。7个漫长、可怕的年头,寻找他,等待他。现在Severus找到了他,而又他做了什么呢?

他夹着尾巴溜走了。

他苦刑般的熄灭了灯火,赤身裸体得在床单下蠕动,凝视着天花板。漆黑一片也不能隐藏他通红的脸颊、颈项的热度,或者致命的恐惧,如同用手掐着心脏。狠狠盯着头顶的石灰墙,他感谢梅林Marauders已经死了几千回了。他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想象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那张脸时的表现。看到James Potter的儿子,他做了什么?逃跑,畏缩于恐惧。

他们已经找了Potter很久很久。Dumbledore试图把Harry召回,虽然这更多的是做给别人看的。为了进一步确认男孩的失踪,Severus假定。Albus向各处寄猫头鹰信,满世界的,但是它们总是折回,信依然系在腿上,毫无办法找到他。当然他们找不到他;Severus知道男孩一旦找到道路,就会给线路施上不可追踪咒。

如此,很多年过去了,Severus不知疲倦,从未停止打探,从未停止搜寻男孩。唯一一个他欣赏的男孩,但是……如果他忠于自己的感情,而这令他做呕……他爱的男孩。

他爱这个男孩。

为此诅咒Potter,但Severus爱慕这个令人恼怒的小格兰芬多的每一寸肌肤。

Severus辗转反侧,虽然他很想睡着,但他的身体告诉他现在休息实在太早。在家——今夜之前是霍格华兹——时,他直到11点,午夜,凌晨1点才睡。现在刚刚10点。

梅林,他该做点什么?

他突然想到什么。见到Delacour 和Weasley多么幸运。多么奇特。如果Fleur Delacour和Bill Weasley住在阿维尼翁,他们一定知道Harry在这里。如果他们知道,就会告诉校长。

难道校长一直都知道Harry在哪里?

这个想法萦绕着他。Severus直到太阳露出地平线时才睡去。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