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reamer的博客

Dreamer And Her Chocolate Factory

 
 
 

日志

 
 

昨天,明天?(Have You, Will You?)  

2007-05-14 20:26:29|  分类: ◆2◆理智与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著: breannatala

译者: Dreamer

等级: G

类型: General/Angst

原文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u/897480/ 

授权:

Sure! Send me the link when you have it up!    -breannatala

 


 

昨天,明天?

 

“斯内普。”

“波特。”

沉默。

“有进展吗?”

“几乎没有。”

“他们都很担心你。”

“我在做必须的事。”

“真的吗?”

“是的。”

“波特。”危险的嗓音。

“斯内普。”

“你在玩什么把戏?”

“谁,我?没有。”

“你在玩。”

“我在做自己必须做的事。”

“是什么事?”

“这真的和你有什么相关吗?”

“或许有。”

沉默。

“波特。”

“斯内普。”

“他们想让你回家。”哈利扬起一条眉毛。

“所以他们派你来了?”

“当然不是。这只是偶遇。”

“偶遇。”

“是的。”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为什么不呢?”

“你从来都不喜欢我。”

“是的,不喜欢。”

“你为什么在意?”

“我不在意。”

沉默。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是什么让你认为我在找?”

“你在这里干什么?”

“为什么你一定要用相似的话回答我所有的提问?”

“你本就不该问。”

沉默。

“他们都很担心你。”

“我活着。”

“真的吗?”

“你看到我了,不是吗?”

“这不是我在谈的问题。”

“那么,是什么?”

“你的情况不佳。”

“我在做自己必须做的事。”

“那是什么?”

“为什么你要关心呢?”

“是什么让你认为我关心?”

“为什么你一定要用相似的话回答我所有的提问?”

“为什么我不这么问你呢?”

“我相信你已经这么做了。”

沉默。

“你还是孩子,波特。”

“我绝不是这种人。”

“你才19岁。你还太年轻,不该去死。”

“谁说我要去死?”

“我能告诉你,你正在这么做。”

“怎么死?”

“你在越界,波特。”

“越界到哪里,斯内普?”

“你过去不是这样的。”

“人会变。”

“人会变。”

“是的。”

“有时候不是变好?”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在变好?”

沉默。

“你快乐吗?”

“我不懂快乐。”

“你无疑记得……”

“我不记得了。”

“连我也在某种程度上记得。”

“那么,你是幸运的。”

“我不认为自己幸运。”

沉默。

“阿不思曾对你有很高的期待。”

“去他妈的。”

“这很痛苦,不是吗?”

“没什么事是痛苦的。”

“抑或任何事都痛苦?”

“你都在胡扯些什么?”

“你麻木了。”

“比有感觉好点。”

“你知道,他们很担心。”

“担心什么?”

“你。”

“应该的。”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沉了?”

“自从你不再阴沉的时候?”

“我还是那样。”

“那么,我们干吗要进行这场交谈。”

“我刚才没有意识到这能被称为一场交谈。”

沉默。

“你想要什么?”

“什么都不要。”

“你来这里还是有原因的。”

“你知道,我总是认为你渴望被关注。”

“你想错了。”

“现在我意识到了。”

“离开,斯内普。”

“不。你什么时候改变了?”

“随着时间。没有人转眼间就变了。”

“我意识到了。”

“那么,为什么还有问?”

“人们都关心你。”

“是什么令你这么认为?”

“他们说了。”

“他们可不关心。”

“他们当然关心。”

“他们关心‘活下来的男孩’。”

“你就是那个‘活下来的男孩’。”

“不,我从来都不是。”

“那么,你是什么?”

“一个壳。”

“没有人是一个壳。”

“我是。”

沉默。

“你麻木了。”

“我告诉过你,我是一个壳。”

“情况本该不同。”

“我希望如此。”

“要在过去,我会大抵同意你。”

“为什么你现在不赞同?”

“这个人不是你。”

“那我是谁?”

“不是这个人。”

“这是我必须的角色。”

“那说不通。”

“你没有思考。”

“你没有思考。”

“不要重复我的话。”

“它们都是话。”

“它们只是一些话而已。”

“似乎我们终于在某件事上达成了共识。”

“太不幸了。这只花了我们9年时间。”

“我们还有其他的共识。”

“比如说?”

“伏地魔,波特。”

“你曾经和他在一起。”

“你现在不和他在一起吗?”

“没有。过去不是。将来也不会。”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不关你的事。”

“和我相关。”

“怎么个相关法?”

“你知道。”

“不要自作假定。”

沉默。

“回来吧。”

“那里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了。”

“这里对你来说又有什么?”

“我必须做的事。”

“那说不通。”

“你没有思考。”

“你已经说过了。”

沉默。

“你站在哪一边?”

“我站在自己的一边。”

“光明还是黑暗,波特!”

“你何必在意呢?”

“我正在决定要不要杀死你。”

“天哪,天哪,教授。现在我们变得暴力起来了,对吗?”

“你对暴力毫无概念。”

“我没有吗?”

“是的。”

“你已经没和我在一起两年多了,斯内普。”

“你抛弃了一切。”

“我本就一无所有。”

“你曾拥有一切。”

“什么是‘一切’?”

“名誉。金钱。力量。”

“那对我毫无意义。”

“什么对你有点意义呢?”

“我已经不知道了。”

沉默。

“你反对伏地魔吗?”

“是。”

“你为光明的一方工作吗?”

“不。”

“为什么不?”

“这不是真的光明。”

“那它是什么?”

沉默。

“你期望黑暗的一方倒戈。”

“当然。他们失势了。”

“你不认为光明的一方会倒戈。”

“是你不这么认为。”

“没有。”

“但是它发生了。”

“是的,斯内普,它发生了。”

沉默。

“你真的为了自己吗?”

“不是。”

“不是?”

“不要重复我的话。”

“它们只是一些话而已。”

“但它们是我的。”

“他们是任何人的。没有人拥有它们。”

“每样东西都是被人拥有的。”

“那么,每个人都是被人拥有的。”

“似乎如此。”

沉默。

“那么,你是为了谁?”

“我不知道。”

“我能问为什么吗?”

“你能,但是你不会得到回答。”

“为什么?”

“我不知道。”

沉默。

“他们冤枉了你。”

“是的。”

“他们做了什么?”

“我不想说。”

“这么说,现在他们的行为变得无法形容了。”

“不仅仅是他们的行为。”

“那还有什么?”

“他们的意图。他们的话。他们的思想。”

“你不能通过思想判断一个人。”

“你不能通过行为判断一个人。”

“意图也不能。”

“话也不能。”

“那什么能呢?”

“我不知道。”

“整个世界不是为你存在的。”

“但的确如此。”

“是什么让你这么认为?”

“我不能走在街上,而没有人关心我的生活。”

“他们不是整个世界。”

“但他们是起作用的人。”

“是吗?”

沉默。

“你不可理喻,波特。”

“你不可理喻,斯内普。”

“为什么你要重复我的话?”

“为什么我不这么问你?”

“你已经问了。”

“那么,你为什么要问?”

“你又为什么要问呢?”

沉默。

“你干嘛还待在这里?”

“我想要理解你。”

“不可能。”

“为什么?”

“没有什么可理解的。”

“为什么?”

“我是一个壳。”

“没有人(no one)是一个壳。”

“我什么都不是(no one)。”

沉默。

“怀有这么都仇恨是不健康的。”

“我没有感到仇恨。”

“这更糟。”

“怎么会更糟?”

“你会爆炸。你麻木了。”

“我是一个壳。”

“壳也会爆炸。”

“我不是炸弹。”

“你是的。”

沉默。

“我想要一个人待着。”

“你是一个人。”

“你在这里,斯内普。因此,我不是一个人。”

“如果你把想要提供帮助的人推开,你会总是一个人。”

“是什么让你这么认为?”

“因为我知道。”

“我可不对自己这么确信。”

“别对自己这么消极。这和你不相称。”

“而傲慢自大和你相称?”

“我不像某些人那么傲慢自大。”

“像?”

“你觉得会是谁呢?”

“你干吗还待在这里,斯内普?”

“我想要帮(help)你。”

“我无药可救(beyond help)了。”

“没有人(no one)是无药可救的。”

“我什么都不是(no one)。”

“这你已经说过了。”

“那你干嘛还要提起已经说过的话?”

“回来吧。”

“那么我已经没有什么了。”

“家。朋友。”

“我没有家。从来都没有。”

“德利思?”

“德利思不是我的家。”

“你的朋友。”

“我没有朋友。”

“格兰杰。韦斯利。隆巴顿。”

“我不能和自己不信任的人成为朋友。”

“他们是怎么失去了你的信任的呢?

“他们转过了背。”

“你转过了背。”

“我是唯一一个没有这么做的人。”

沉默。

“你迷失了。”

“我在这里。我知道我在这里,因此我不可能迷失了。”

“你的生活有意义吗?”

“生活没有意义。”

“那么,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我有使命。”

“使命是一个意义,不是吗?”

“使命不要求拥有生命。”

“因此,生命无意义。”

“正确,斯内普。”

沉默。

“你伤害了他们。”

“他们伤害了我。”

“复仇和你不相称。”

“坚持和你不相称。”

“我相信是相称的。”

“你假定得太多了。”

“我找到了你,不是吗?”

“我想你说过没有找我。”

“我没有。”

“这说不通。”

“这也一样。”

“滚吧。”

“不。”

“是。”

“这就是你的最佳表现?”

“我说了滚。”

沉默。

“你还在这里?”

“你看到我了,不是吗,波特?”

“我刚才叫你可以走了。”

“或许我无处可去。”

“或许是我没有去处。”

“那么,回来吧。”

“你为什么关心呢?”

“因为你是一颗迷失的灵魂。”

“别乱假设。我没有迷失。”

“不,你迷失了。”

“没有。”

沉默。

“你令我想起自己。”

“我没心情听故事,斯内普。”

“我曾经认为任何事都没有意义。我只想要力量。”

“我不想要力量。”

“但你想要控制。”

“两者没有差别。”

“有。”

“力量和控制是一体的。”

“你可以拥有控制,但没有力量。”

“但是没有力量,就没有控制?”

“你拥有对自己生活的控制。”

“我有。”

“但是你不想要力量?”

“你如果拥有了一样东西,就没必要去需要它了。”

“你的话在回环往复,波特。”

“你也是。”

沉默。

“你可以再尝试。”

“我不能。”

“一切会马上结束。”

“你对此毫无概念。”

“他要来了。”

“我知道。”

沉默。

“这是你来这里的原因吗,斯内普?”

“是的。”

“你为哪一方而战?”

“我为真理而战。”

“但你也为光明一方而战?”

“是的。”

“它们不能兼得。”

“我可以妥协。”

“我不想妥协。”

“有时候没有选择的余地。”

沉默。

“他要来了。”

“我知道,斯内普。”

“一切会结束吗?”

“我不知道。”

“你想让它终结吗?”

“你一定要问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吗?”

“你忠诚于谁?”

“没有人。”

“这么说你忠诚于自己?”

“你什么意思?”

“你刚才称自己为no one。”

“那么?”

“就是说你忠诚于自己。”

“或许。”

“你打算做什么?”

“我不知道。”

“这么说你没有计划?”

“我选择用脚思考。”

“你死定了。”

“死亡不是什么,它只是下一个伟大的冒险。”

“现在是伟大的冒险吗?”

“不是。”

“那么,是什么让你觉得死亡会好点?”

“什么让你觉得死亡会糟点?”

“我没有。”

“我知道,你没有。”

“你不会这么了解我。”

“你对我下判断,而我却不可以对你这么做?”

“我没有判断你。我只是陈述。”

“你只是陈述你对我的判断。”

沉默。

“他要来了。”

“我知道。”

沉默。

“你害怕吗?”

“我没有感觉。”

“你麻木了。”

“我是一个壳。”

“等待着爆炸。”

“我不是炸弹。”

“你是。”

沉默。

“我不能回去。”

“为什么?”

“我已经走得太远。”

“我发现你恢复理性了。”

“我不被人期待回去。”

“人们期待你。”

“是什么令你这么想?”

“他们爱你。”

“没有爱我。”

“有。”

“我作为一个名人被爱。”

“你不仅仅是一个名人。”

“你过去就不这么认为。”

“我错怪了你。”

“的确。”

沉默。

“他来了。”

“是的。”

沉默。

“你会回来吗?”

“我不知道。”

沉默。

“我想要重新开始。”

“和谁一起?”

“和你。”

“为什么?”

“因为我错误的判断了你。”

“这么说,你承认对我下了判断。”

“每个人都对其他人下判断。”

“真不幸。”

“你想要重新开始吗?”

“没有人(no one)可以重新开始。”

“可你就是no one。”

“我不能。”

“你能。”

沉默。

“他到了。”

“我知道。”

“我和你在一起。”

“在我背后还是一侧?”

“在你背后。”

“为什么?”

“我没别处可去。”

哈利转向敌人。去面对逼迫他的人。

“汤姆。一个多么令人愉快的惊喜啊。”

“别用这个低劣的名字叫我,波特!”

“呵,呵,里德尔。我想时至今日,我们早过了用姓彼此问候的时候了,但如果那是你希望的。”

“我是伏地魔!”

“是的,是的,正如你很多年前开始时那样。太糟糕了,一个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名字。名字是被选定的。而你的是汤姆?里德尔。”

“你是个麻烦包。”

“这就是我的全部?”

“不幸的是,不是。如果你只是那个,你早死了。”

“所以,我知道了,里德尔,你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太糟糕了,我不能选择自己是谁,以及是什么,嗯?”

“我已经选择了我是谁。”

“你没有。你由你的环境塑造。”

“我不会被这么微小的东西影响。”

“你不是例外,里德尔。”

“我是。”

“不,你不是。”

“那你是?”

“或许。”

“如果我不是,那么你也不是。”

“你在把自己降格成我的水准吗,里德尔?我以为那是你不会做的事。”

“够了!”

“什么够了,里德尔?”

“我们中的一个人会在今晚死去。”

“是的。”

“我可不打算那是我。”

“我可不打算那是我。”

“不要用我的话。”

“我似乎今天已经说过这句话很多次了,里德尔。你落后了。”

“钻心剜骨!”

“Semna。”

“这怎么可能!”

“我可不是游手好闲的在等你。”

“绝对没办法抵挡不可饶恕咒。”

“你似乎忘记我曾经多于一次的抵挡住它们。”

“你不是例外。”

“你也不是。”

沉默。

“阿瓦达索命!”被喊出。一具身体倒下。混乱续起。然后它结束了。

“他们跑了。”

“当然,斯内普。”

“你会回来吗?”

“为什么?”

“你是被需要的。”

“是吗?”

“是的,他们想念你。他们爱你。”

“我感觉不到。”

“不,你能。”

“那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

“因为你没有去感觉。但是你可以。你只需让自己这么做。”

“你这么知道的?”

“因为我曾经也感觉不到,波特。”

沉默。

“你会回来吗?”

“就一会。”

“就一会?”

“你必须重复我的话吗?”

“你必须这么含糊吗?”

“我会回来。我或许不会留下。”

“如果你再次离开他们,这会伤害他们。”

“来吧,波特。他们会快乐的。”

“我希望我会快乐。”

“你会的,波特,你会的。”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